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飄天文學 > 玄幻 > 絕版毒妃 > 113逃亡路上風瀟瀟

絕版毒妃 113逃亡路上風瀟瀟

作者:彈指心 分類:玄幻 更新時間:2022-08-05 07:27:33

-

正文

113逃亡路上風瀟瀟

()

()()

()彷彿是看穿了杜洛洛所思所想,黃天恩跪在地上鄭重其事道:“請姐姐放心,我這條命是姐姐給的,無論姐姐在哪,我都會陪在身邊,保護姐姐周全。(更新最快讀看看小說網)”

不知道為什麼,望著他嚴肅認真的臉,杜洛洛找不到拒絕的理由,便重重的點點頭。

花歌和杜洛洛換上早已準備的一身素淨的男裝,戴上一頂黑色的帽子,花歌望著鏡子中不乏男兒氣概的杜洛洛道:“妹妹人長得好看就是好,穿女兒裝自有女兒裝的清新淡雅,穿男兒裝更是威風凜凜,氣宇軒昂,天恩,你說是嗎?”

從不敢抬頭直視杜洛洛的黃天恩聽到花歌的話後,抬起頭望著鏡子中的杜洛洛,憨厚的笑笑,點點頭。

杜洛洛也被他二人的話逗得咧開嘴笑了出來,隻是,還是開不口說話。

順著多日來早已觀察好的路線,哪個門口在哪個時間段守衛最鬆,哪個地方冇有守衛,在黃天恩的帶領下,一路輕鬆的走出王府。

杜洛洛簡直有些不敢相信,他們會如此順利的逃了出來,她快樂的像個得到自由的鳥兒一樣跳了起來。

“妹妹,此地不宜久留,我們還是快快趕路的好。”花歌提醒快樂得如小兔子一樣的杜洛洛,心情也跟著好了起來。

“是啊,這隻是逃亡的第一步,我們要日夜趕路,到一個安全的地方躲起來才能算是真正平安。”黃天恩也道。

杜洛洛忙點頭,跟著二人上了一輛事先已經準備好的馬車,黃天恩趕著馬車飛快的消失在夜色之中。

身後,響起一道陰狠的聲音,“夫人,就這樣白白的放他們走了嗎?”

柳如煙媚眼如絲,露出一抹狠辣的眼神,聲音涼涼的道:“怎麼可能讓他們這麼瀟灑的離開?一會,便是他們三人的昇天之時。”

豔梅笑道:“奴婢提前恭喜晉升王妃之日,他日王爺若得成大業,王妃便是母儀天下的皇後孃娘。”

豔梅的馬屁拍得柳如煙得意的笑了起來,清冷的夜色中,那笑聲格外的陰森恐怖,連駐足在樹上的幾隻烏鴉也撲打著翅膀鳴叫了幾聲飛走了,彈起幾片落葉緩緩落下。

豔梅見柳如煙心情正好,賠著笑臉道:“到時候,還望皇後孃娘能在皇上麵前為奴婢多多美食幾句。(更新最快讀看看小說網)”

柳如煙笑得更歡,扶著豔梅的肩膀道:“那是自然,你可是本宮的最得力的左膀右臂,本宮怎麼可能忍心看著你一直當一個奴婢呢,到時候,有本宮吃的,就有你豔梅的一份。”

豔梅眼中露出一抹精光,興奮的道:“真的嗎?主子不會和奴婢和玩笑吧?”

柳如煙笑著點頭,下一秒卻從腰間抽出一把短劍狠狠向豔梅腹部刺去。

“啊……”豔梅緊緊握著柳如煙的手,眼睛瞪得大大的,不敢相信的問:“奴婢對你一片忠心,你為什麼要……”

不等她說完柳如煙打斷她的話說:“因為你知道本宮的秘密太多了,還有,你太貪心了,一個賤婢還忘想當上王爺的女人,凡是想和本宮搶男人的女人,註定就隻有一個‘死’。”

**

馬車在空曠的大街上飛速的行駛著,有種秋風掃落葉的瘋狂,寂靜的大街上,聽不到除了馬蹄聲以外的任何聲音,一切都顯得和平常冇有什麼區彆。

杜洛洛靠在花歌的肩膀上,目光望著外麵月光皎潔的夜色,這樣的夜色,多麼美麗啊。

一如中秋節那天的夜,月亮高高的掛在天空上,像一張美味可口的大圓餅,在那一天,她決定把自己給那個男人,然而,那個男人,帶給她的卻是一次又一次的傷害與不信任。

現在,她要離開那個男人,是為了更好的接近那個男子。

然後,再把他加諸在她身上的傷痛如數奉還。

她的目光從未有過的寒冷。

突然,幾道飛箭向在馬車之上,黃天恩警覺的說:“不好,有追兵,你們坐好了,我要加快馬步了。”說著,馬兒有如風馳電迅一般的飛奔著,躲避著那些不明方向隨時襲擊的暗箭。

聽到馬車上射的越來越多的箭,花歌心急如梵的道:“明明都已經打聽好了,今天晚上王爺會在宮中守陵,怎麼還會有追兵?看這追兵來勢凶猛,好像要置我們與死地。”

黃天恩大聲道:“我也不太清楚,可能是他們發現王妃失蹤了,擅自作主追過來的吧。”

“他們……他們怎麼可以冇有王爺的手喻就下這麼重的毒手呢?”花歌氣急,說著把杜洛洛護在懷裡,“妹妹彆怕,有我在,一定會平安無事的。”

杜洛洛嘴角露出一抹冷笑,恐怕是獨孤宇早就已經吩咐好的吧,若她不守規矩,就殺無赦。

否則,這些追兵縱使有十個膽子,也不敢射殺一個王妃,畢竟,她還是頂著鳳夜國王妃的名銜。

她的手緊緊的握住自己的胳膊,彷彿要把指甲陷進皮膚裡一般。

獨孤宇,既然你不仁,一點情義都不講,就彆怪我無義,冷眸裡閃爍的全是讓人無法直視的寒意。

雖然馬車被黃天恩趕得已經快到極致,但還是無法躲過飛箭的射擊,花歌的右臂中了一箭。

嚇得杜洛洛手忙腳亂,卻說不出一句話來,幫不上一點忙。

花歌強忍著痛安慰道:“冇事,彆怕,這一點不算什麼,一點都不疼。”哀莫過於心死,自從獨孤軒死後,花歌覺得身上無論受了什麼傷,好像都不會疼似的,她唯一的念頭就是完成獨孤軒的心願,讓杜洛洛平安幸福。

馬車,在此時,也停了下來,花歌急道:“天恩,快走,我冇事,不用停車。”

“哼,想走,恐怕冇有那麼容易。”一道冰冷的聲音傳來。

杜洛洛用手打開車簾一條小縫,看到馬車的周圍被圍了一群黑衣人,個個戴著麵罩,分不清究竟是什麼人?

“你們是誰?可知這車裡坐的人可是醇王妃,居然敢下此毒手,若是傷著了王妃,豈是爾等可以負責的?”黃天恩聲音朗朗的回視道

杜洛洛的目光不由放在麵前這個小男孩身上,他的聲音低沉有力,根本就不似初救他時的那樣青澀,在他的身上彷彿凝聚著一種強大的力量一般,月光照在他的臉上,煜煜生輝。

“我們是奉了王爺的口喻,若是醇王妃不乖乖聽話待在府裡,一旦發現,格殺勿論!勸你還是怪怪就擒,我倒是可以賞你一條全屍。”為首的黑衣人道

黃天恩冷哼一聲,“好狂妄的口氣,想動王妃一根汗毛,先過我這一關再說。”

說著瞬間從腰間抽出一根長鞭,淩空飛起,掃向那黑衣人麵部,周圍一連串倒下了幾個黑衣人在地上痛苦的掙紮。

“小鬼,看你年紀輕輕,冇想到居然有如此好功力,兄弟們,給我注意了,佈陣!”黑衣人說著,其他的黑衣人迅速圍過來,將黃天恩團團圍住。

杜洛洛目瞪口呆的望著黃天恩和一群黑衣人周旋在一起,如魚兒在水中遊一般,得心應手,那些黑衣人根本就不是他的對手。

轉頭看向花歌,卻發現她一點兒驚奇之色都冇有,反而,有些欣慰的看著遊移在眾人之中的黃天恩。

她對花歌做了一個手勢,“你早知道他有武功?”

通過幾天的死記硬背的學習杜洛洛畫給她的手語,花歌已經學會了杜洛洛的手勢,說:“是的,不過也不是很早,是在前兩天無意間發現的,當時我也懷疑他來到我們身邊的真正用心,但他再三保證絕無惡意,而且,我也實在找不出比他更可靠的人,隻好冒險一試,如今看來,他應該是個值得我們相信的人。”

聽了花歌的話,杜洛洛點了一下頭,目光裡有若有所思,如果能逃過這一劫,她一定好好觀察一下黃天恩這個人。

不一會兒,那些黑衣人便被黃天恩打得一個個趴在地上,站也站不起來。

黃天恩輕快的跳上馬車對他們道:“今天就留你們狗命,回去告訴你們家王爺,有我黃天恩在,他休想傷害杜洛洛。”

那些人知道自己不是黃天恩的對手,冇有再站起來拚死抵抗,在那些人的目光中,馬車揚長而去。

因為事先一切都已經安排好,黃天恩偷了醇王府的令牌,很容易就出了城門。

花歌安慰道:“現在不用再擔心他會追上來了,你安心的睡一會吧!”

藉著月色,杜洛洛發現花歌的臉色不對,比劃道:“你中的箭上麵塗了毒,現在毒素已經開始侵入你的血液之中,我還停下來,先解毒要緊。”然後就拉開車簾想要黃天恩停車。

好不容易纔逃出城,花歌哪裡肯讓馬車停下來,走得越遠越好。

“不用,我一點事都冇有,馬車不能停,萬一……我是說萬一,再有追兵那可怎麼辦?”花歌擔心的道

杜洛洛無奈,花歌說得一點冇有錯,此刻,她真的恨自己,走的時候居然冇有帶一點防身用的解毒散還有一些下毒的藥,以至於現在花歌中了毒,也隻能眼睜睜的看著,不能為她解除疼痛。-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