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飄天文學 > 玄幻 > 絕版毒妃 > 116我的名字叫綰心

絕版毒妃 116我的名字叫綰心

作者:彈指心 分類:玄幻 更新時間:2022-08-05 07:27:33

-

正文

116我的名字叫綰心

()

()()

()到了養心殿的屋子,杜洛洛在屋頂上輕輕撬開一道縫,看到裡麵的一些宮女太監們無精打采的站在屋內。(讀看看小說網)

而獨孤皇,則一個人孤獨的躺在床上,眼神木納的望著天花板,看起來格外的淒涼,讓人心酸。

施展*針,將屋裡的宮女太監們一個個全部擊暈後,杜洛洛和姥姥悄無聲息的進了養心殿。

順著獨孤皇的目光,姥姥看到掛在床上方的一塊玉佩,頓時,心中一動,熱淚盈眶。

那是她生下皇子的時候,獨孤皇賜給她和孩子專門打造的獨一無二龍鳳呈祥玉佩。

當時,整個皇宮裡,隻有她們有,她覺得自己是全下最幸福的女人,可是,惡夢第二天就開始了。

整個綰君心殿全是大火,她和孩子被困在火海裡,無助的呼救,卻冇有一個人進來救她們。

感覺到有目光在盯著自己,獨孤皇的頭轉了過來。

看到姥姥的那一刹那,他的眼睛中忽然跳出一道興奮的光芒。

他神色激動的道:“荷兒?荷兒?真的是你嗎?”

荷兒?應該是姥姥以前的名字吧!果然,人如其名,同樣的出淤泥而不染,清新淡雅,給人一種很舒服的感覺。

姥姥目光恨恨的望著躺在床上無法站立的獨孤皇,曾經的他是多麼的意氣風發,多麼的氣宇軒昂。

現在的他真的是糟糕透頂,蒼白的臉色,枯瘦的身體,好像一陣大風便可以把他吹走一般。

歲月如梭,原以為他會生活的很好,卻冇想到,二十年再相見,他居然是這樣一副行屍走肉的樣子。

到讓她心中原本沉重的恨,變得不值一提起來。

“你冇有死?荷兒,你真的回來了嗎?”獨孤皇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用力的揉了揉眼睛,確定自己冇有看錯,他開心的笑了。

二十年了,二十年過去了,他的荷兒美麗如初,身上更多了一份歲月沉澱下來的沉穩成熟,比以前更有魅力了,這些年,她一定承受著彆人所無法想象的苦痛吧。

“哼!”姥姥冷哼一聲,“你是巴不得我綰君心殿那場大火燒死我吧?可惜,我依然活得好好的。”

獨孤皇的眼中閃過一抹傷痛,沉痛的道:“對不起!”一滴晶瑩的淚從他的眼角劃落。

“對不起?對不起就能買回我這麼多年所受的苦難嗎?對不起?就能換回我那一顆冰涼絕望的心嗎?對不起?能換回我兒子的性命嗎?”姥姥越說越激動,身體搖搖欲墜。(讀看看小說網)

杜洛洛連忙上前去扶住她,獨孤皇看到杜洛洛睜大眼睛道:“你是杜洛洛?”

杜洛洛假裝迷茫的道:“什麼?杜洛洛?誰是杜洛洛?我是姥姥身邊的丫環綰心。”

獨孤皇見杜洛洛唇下有一顆明顯的紅痣,知道死去的杜洛洛臉上並冇有任何痣,又聽到她說自己的名字,似乎有些瞭解的點點頭。

綰心?綰君心殿!那裡曾經是他們的愛窠,是他們最喜歡待的地方,如今想起來,他已經有二十年再也冇有踏進那裡一步。

“你今天來是來取我性命的吧!”獨孤皇望著姥姥的眼睛平靜的問,彷彿他早知道自己會有這麼一天似的、

“是,是的,我今天來就是來取你性命,來為我死去的澈兒報仇。”姥姥拔出身上的短劍冷冷的道

澈兒?杜洛洛隻覺得有些熟悉,似乎是在哪裡見過一般。

獨孤皇輕輕的道:“荷兒,對不起,給你帶來了那麼多的傷痛,實在是我的錯,今天你要殺我,我絕對不會有任何怨言,能死在你的手上,我真的很幸福,有一點,你要相信,在我的心裡,你纔是我真正的最愛。”

聽著獨孤皇的話,姥姥放聲大笑起來,“哈哈,這可真是我聽到的最好笑的笑話了,一個口口聲聲說愛我的男人,居然殘忍的殺害我和我的孩子,你有什麼臉麵這樣說,你可真夠厚顏無恥的。”

獨孤皇道:“其實,澈兒冇死,他活得好好的。”

“什麼?你說什麼?”姥姥一把拉住獨孤皇的衣領眼中有些興奮的光芒。

“澈兒他一直被關在綰君心殿裡,從來冇有踏出那裡一步。”

聽到自己的孩子還冇有死,姥姥的心裡有說不出的興奮,她忙起身要去尋找自己思唸了二十年的兒子。

杜洛洛上前阻攔道:“姥姥,為了以防有詐,還是我去看看吧。”

很快,杜洛洛便來到了禁地,到處都是一片白雪茫茫,要去找人還真有些麻煩。

突然,一道幽揚而哀怨的蕭聲響起,杜洛洛唇邊露出一絲笑意,有蕭聲一切就好辦了。

剛飛道獨孤澈身後便被他的侍衛無情攔住,“你是誰?”

杜洛洛道:“我有要事找二皇子!”

獨孤澈遠遠的就感覺到一股強力的力道,轉過身想看清來者是誰?

“杜洛洛?”獨孤澈有些不敢相信的望著杜洛洛,她不是掉進萬丈懸崖裡了嗎?怎麼會出現在這裡?雖然有諸多的疑惑,但看到杜洛洛活生生的在自己麵前,他還是忍不住心底的高興。

杜洛洛假裝驚訝的道:“怎麼每個見了我的人都說我是杜洛洛?杜洛洛是什麼人?我叫綰心!”

“綰心?”獨孤澈半信半疑,如果不是杜洛洛,她們又怎麼會長得如此之像?可是,眼前這個女子,身上確實有一股強大的力道,加上自己和無情,也不是她的對手。

“是的,我今天來這裡,是想請二皇子去一個地方?”杜洛洛道

“見人?”獨孤澈更是大笑起來,“我自幼就在這冷宮禁地裡長大,從來冇有人見過我,又怎麼會有人請我出去?”

“這個人可能是二皇子最在乎的人,如果二皇子不去,一定會後悔終生。”杜洛洛冷冷的道

望著她冷冷的眸子,獨孤澈更加相信眼前的女子絕對不是杜洛洛,杜洛洛是一個心懷溫暖的人。

而眼前的人,則是一個內心充滿仇恨,眼眸冰冷狠辣的女子。

“二皇子,這個女人來曆不明,千萬不要聽她的話。”無情阻攔道

杜洛洛冷笑一聲,“你覺得你能阻攔得了嗎?若是我想,冇有辦不到的事情。”

“好狂妄的口氣!”無情說著抬起一掌向杜洛洛揮去。

無情的身體還未靠近杜洛洛,便被她用內力打了回去。

獨孤澈一把攔住無情的身體,冷冷的道:“你在這裡等著。”轉身對杜洛洛道:“帶路。”

姥姥望著眼前這個比她高出一頭高的男子,有些顫抖的伸出手,想去摸摸獨孤澈的臉。

獨孤澈有些莫名的躲開她的手,淡淡的道:“你是?”

“你真的是澈兒嗎?”姥姥聲音激動的問

獨孤澈也開始有些懷疑眼前這個人的身份,輕輕的點點頭。

姥姥又指向睡在床上的獨孤皇說:“那你認識這個人嗎?”

獨孤澈的眼睛裡露出一抹冷意:“怎麼可能忘記,他親手燒死了我的母妃,還差點害死了我,我怎麼可能會不記得他呢?支撐我活到現在的理由就是親手殺了這個不仁不義的人。”

姥姥滿流滿麵的道:“孩子,我就是你的孃親啊!”

獨孤澈踉蹌退後幾步,聲音顫抖的道:“不,這怎麼可能?你怎麼可能是我的親孃?我孃親早就死了。”

“對不起,孩子,原諒我,我也是直到今天才知道你還活在這個否則,不然,我早就來看你了。”姥姥心疼的道

“對不起,一切都是我的錯,是我的錯,我不該聽信皇後的讒言,就心神不寧的以為你會讓我好不容易得到的江山毀於一旦,就狠心放火燒了你們母子。”獨孤皇聲音虛弱的道

獨孤澈眼眸中閃過一道殺機,“是你讓我這麼多年活得人不像人,鬼不像鬼,連自己的孃親還活著,卻不能團聚,是你,讓我們承受了生命所不能承受之傷,今天,我要讓你血債血償。”說著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勢向獨孤皇飛去。

直到溫熱的液體流到獨孤澈的手上,他才真正的清醒來。

姥姥唇角帶著笑容道:“孩子,不管他對你做了什麼,他都是你的父皇,你不可以做出軾父這種大逆不道的事情,會連上天也不饒恕你的,這些錯都由我來一筆勾銷吧。”

“荷兒?荷兒,你為什麼這麼傻?你為什麼這麼做?”獨孤皇不知道哪來的力氣拚命的搖晃著姥姥的身體。

獨孤澈怎麼也不相信,他前一秒剛知道自己的孃親還存在這個世界上,下一秒,他卻親手殺了他的孃親。

“娘!你為什麼要這樣?這個男人,他從來都冇有愛過你,你為什麼要替他擋這一箭。”

姥姥露出一抹滿足的笑容,“不,他是愛我的,他隻是一隻被迷惑而己,你看,他不是讓你好好的活著嗎?這就表示,他是愛我的,而我,這些年雖然一直在恨他,卻也從未停止過愛他,孩子,看到平平安安,孃親真的好高興,孃的這一生,就像是一場夢,這場夢,娘做得太漫長,太孤獨,太累了,娘好想休息一會,好好睡一覺。”

“不,不要,娘,我們纔剛剛相認,為什麼你就要這樣無情的離開我,既然你要離開,為何還要來和我相認?”獨孤澈怒道

“孩子,不要恨任何人,不要懷著一顆仇恨的心生活,你要幸福快樂的生活,知道嗎?娘會在天上默默的守護你。”姥姥說完身體倒在獨孤皇懷裡,嘴角帶著淡淡的微笑。

杜洛洛怎麼也不敢相信,她陪姥姥走的這一趟竟成了永彆。

她也不明白,那樣深的痛,那樣恨的傷,姥姥怎麼就隻為了獨孤皇一句‘他愛她’而放棄了多年的複仇計劃?

而且,還瘋狂的去替他擋劍。

聲音外麪人聲頂沸的聲音,杜洛洛身影一動,在皇宮的夜色上空離開。

來到魔天洞後,杜洛洛對黃天恩的第一句話道:“以後這個世界上再也不會有姥姥這個人。”不等黃天恩驚訝詢問又道:“還有,從今天起,我的名字叫綰心。”-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