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飄天文學 > 玄幻 > 絕版毒妃 > 121跟著心兒走

絕版毒妃 121跟著心兒走

作者:彈指心 分類:玄幻 更新時間:2022-08-05 07:27:33

-

正文

121跟著心兒走

()

()()

()121跟著心兒走

小釦子望著外麵雷電交加的夜色,“皇上,外麵現在正是雷電交加,風雨又來得烈,那綰君殿又在乾坤殿的最西邊,離乾坤殿足足有半個時辰的路程,現在又打著雷,皇上確定要……”

“放肆,朕要做什麼?什麼時候輪到你一個奴纔來告訴?”冷冷的打斷小釦子的擔心。

“奴纔不敢,奴纔不敢,奴才這就去備轎攆。”小釦子說著忙退了出去讓人準備轎攆。

“美人……您怎麼了?您彆嚇奴婢!”玉秋在床榻前一邊為滿頭是汗的杜洛洛擦拭汗水,一邊著急的喊道

這風雨雷電交加的夜晚,即使去請太醫,一時夢會也走不過來,更何況,那些勢利的太醫根本就不會為了一個冇有得寵的美人冒險前來。

望著杜洛洛額頭上不斷溢位的汗水和眼角不斷流淌的淚水,玉秋知道她一定是又做惡夢了。

杜洛洛嘴裡喊道:“不要打我的奴婢,要打就打我……”

終於聽清了杜洛洛嘴裡喊的話,玉秋心裡感動不己,原來,她在夢裡都在想著保護自己。

門突然毫無預兆的被打開了,獨孤宇風塵仆仆的走了進來,額頭上還掛著幾滴雨水,正順著他剛毅的麵孔慢慢往下落,顯得整個人唯美動人。

玉秋忙走到獨孤宇身前跪下,“奴婢求皇上快救救美人,自從打雷後她就怎麼叫也叫不醒,又不停的出汗和掉眼淚,奴婢真的好害怕。”

獨孤宇忙上前走到杜洛洛麵前坐下,望著她不斷溢汗的額頭和眼前流出的淚水,顫抖著伸去手輕輕為她擦拭。

“綰心!你醒醒。”溫柔的語氣彷彿要融化這十月裡的寒意,頓時,滿室全是溫暖。

“不要打我的奴婢,要打就打我……”迷糊中的杜洛洛不停重複著這句話

獨孤宇疑惑的望著玉秋,“你家主子說的是什麼意思?”

玉秋淚流滿麵的道:“美人一定是在做惡夢,她肯定在做奴婢被人欺負的夢了,所以連做夢都在保護著奴婢。”

獨孤宇心疼:“她每天都這樣做惡夢嗎?”

玉秋搖搖頭,“回皇上,隻有今天才做惡夢的,可能是因為白天發生的事情,再加上身上的傷口疼痛,所以美人纔會這樣昏睡不醒。”

“白天究竟發生了什麼事情?你且細細道來!”獨孤宇道

玉秋忙點頭稱是,然後抽泣著將白天的事情說了一遍。

獨孤宇聽完以後,果然和小釦子說的是一模一樣,如貴妃實在是越來越放肆狂妄了,這些年,念在一個個老人都開去,隻剩下她一人,所以就對她格外的好。

卻冇有想到他對她的寵,竟讓她恃寵生嬌,在後宮橫行霸道。

“看太醫了嗎?”獨孤宇問

“冇有,美人說一點小傷不想麻煩太醫,而且,也不想因為這一點小事傳到皇上耳朵裡,讓皇上煩心,更不想因此而讓皇上和如貴妃有嫌隙。”玉秋輕聲道

獨孤宇望著杜洛洛昏迷中皺著的眉頭,真是一個傻瓜,現在,他似乎已經可以肯定了眼前這個女子不是他想象中的細作什麼的,而是一個真正善良的女子。

“小釦子,快去傳太醫!”獨孤宇說著又轉頭對杜洛洛輕聲道“綰心,快醒醒,是朕來看了,朕答應你,以後再也不讓任何人傷害你。”

彷彿是聽到他的召喚,杜洛洛睜開溢滿淚水的大眼睛,楚楚可憐的模樣讓人忍不住擁她入懷好好嗬護。

杜洛洛眨巴著大大的眼睛疑惑的問:“你是誰?你怎麼在這兒?”

獨孤宇苦笑,這麼久冇有來見她,她已經不記得自己了,難怪,那日,離得那麼遠相見,他不記得他的樣子也情有可願。

“朕是皇上!”

杜洛洛一下子從床上坐了起來,像是受到什麼驚嚇似的縮到牆角,緊緊的抓住被子角,目光驚恐的望著獨孤宇,“不,不,你騙人,你騙人,皇上怎麼可能會來這兒?你不要冒充皇上,小心我叫人把你抓起來,送到雜役房,讓你受儘九九八十一道酷刑,冒充皇上之人罪不容恕。”

獨孤宇溫柔的道:“朕冇有騙你,朕真的是皇上。”他被杜洛洛這個樣子弄得有些哭笑不得。

“美人,你仔細看看,坐在你麵前的人他真的是皇上呀,皇上他來看您了。”玉秋說著將燈籠放在獨孤宇身邊,好讓杜洛洛看得更清楚。

見玉秋說的話是真的,杜洛洛一把撲到獨孤宇懷裡,聲音顫抖的說:“皇上,真的是你嗎?你真的來看綰心了嗎?”

獨孤宇溫柔的望著杜洛洛,眼裡全是心疼,“是的,綰心,朕來看你了,對不起,今天讓你受委屈了!”望著眼前這個和杜洛洛長得活脫脫一個模子裡刻出來的女子,獨孤宇心中百味雜陳,說不出來的滋味,刹那間,對杜洛洛所有的愧疚,都轉移到眼前的女子身上,想把自己所有的柔情和寵愛全都給她。

杜洛洛趴在獨孤宇的肩膀上,聲音委屈道:“皇上,你真的來看臣妾了,臣妾不會是在做夢吧?”

獨孤宇輕輕拍打著她的背,“不是,朕真的來了,朕真的來看你了。”

兩個人就那樣緊緊的相擁著,直到太醫進來打破沉默。

“喲,這不是陳太醫嗎?剛纔奴才差人去請陳太醫為美人看病,陳太醫不是還說風雨雷電的外出非常危險不肯移尊駕嗎?這會子功夫怎麼腿腳這麼利索,這麼快就來了?”玉秋恨恨的道

“玉秋!陳太醫難得過來一趟,你何必出言如此刻薄?”杜洛洛喝斥道

玉秋忙跪下,“奴婢說的都是事實,剛纔美人做惡夢,出汗又流淚,奴婢就差人去請陳太醫,陳太醫就是這麼說的。”

陳太醫見獨孤宇的目光陰冷的望著自己忙跪下,“請皇上責罰,臣以為杜美人隻是做惡夢而己,便開了一副安神藥給那宮女帶來了,冇有想到杜美人身上還有傷!”

“那你就可以不來了嗎?你身為宮中禦醫,就是要幫朕調整後宮之人的身體,你居然以天氣為由不肯出診,朕看你活得太舒服了,想到雜役房去乾活。”獨孤宇冷聲道

“皇上饒命!皇上饒命!”陳太醫不停的往地上磕頭,磕得頭上一片紅腫。

杜洛洛見那陳太醫也得到了教訓,眼中閃過一抹冷意,轉而又楚楚可憐的對獨孤宇道:“算了,請持上饒過陳太醫這一次吧,他也不是有意的,也確實是怪這天氣實在太可怕,又颳風,又打雷的,難怪陳太醫不敢出來,就連臣妾也害怕這樣的天氣,看在臣妾的份上,就饒了陳太醫這一次吧。”

望著眼前溫柔大方的女子,她和杜洛洛不僅長得像,連心地也一樣善良,如果不是觸及到自己的底限,無論對方犯了什麼錯誤,她都能原諒對方。

“好吧!看到杜美人的麵子上,今天就饒了你,若以後再讓朕發現你們太醫院對杜美人不敬,朕絕不饒你們。”獨孤宇目光狠辣的望著跪在地上的陳太醫。

折騰了一會後,太醫看完病開了藥房走了,杜洛洛對身邊的獨孤宇溫柔的道:“時間不早了,皇上還是快點回去休息吧,明天還要早朝呢!”

獨孤宇望著杜洛洛那喝過薑湯後恢複紅潤臉色的嬌俏模樣,心中一動,聲音嘶啞的道:“今晚朕不走了,留下來陪美人。”

杜洛洛瞪大眼睛像一隻受驚的小鳥一樣睜著清澈的眸子望著獨孤宇。

玉秋聽到獨孤宇的話,眼中閃過一抹開心的笑意,忙帶著守在屋子裡的人離開屋內,並且貼心的將房掩上。

獨孤宇望著她純澈乾淨的眼眸,她的美是一種溫柔大方的美,是那種媚到骨子裡的清純,讓人有種不容玷汙的高貴之美,尤其是那雙含著一層薄薄淚霧的眼眸,深深的吸引著獨孤宇的眼眸。

空氣變得越來越曖昧,風聲,雨聲,雷電聲,在此刻,都化為虛無。

全世界都沉睡,隻剩下他們那兩顆跳動的心、彼此的呼吸聲和深情凝望的黑眸。

獨孤宇的呼吸越來越濃重,身體深處有一股臊熱如火山一般的等待著勇士的爆發。

杜洛洛不經意的用粉嫩的舌頭舔了一下她粉粉的紅唇,她不知道這一個小小的動作,對一個男人來說,是多麼致命的吸引。

不受控製的想要去嚐嚐那紅唇的誘惑味道,有多麼的香甜和美味。

他的頭輕輕的向杜洛洛低去,兩人的距離越來越近,當獨孤宇的鼻子靠到她的鼻端,她如夢初醒一般,慌忙將頭轉向彆去,聲音輕柔的道:“臣妾今天身上有傷,實在不能侍候皇上,若是不小心見了血光,對皇上來說實在是不吉利,還請皇上快快回乾坤殿或者去其他嬪妃處。”

剛剛還在劇烈燃燒的情火被杜洛洛的一翻話澆滅,他輕輕的將杜洛洛擁在懷裡,溫柔而寵溺的道:“朕哪裡都不去,朕就在這兒好好的抱著你,什麼都不做,我們相擁而眠,好嗎?”

麵對這樣的獨孤宇,杜洛洛說不出拒絕的理由,輕輕的點點頭-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