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飄天文學 > 其他 > 紫薇天帝 > 第一百一十三章 雪夜霜蓮

紫薇天帝 第一百一十三章 雪夜霜蓮

作者:白首青山邪 分類:其他 更新時間:2022-05-14 19:58:41

-

月光如水般傾瀉而下,流淌在白蓮與湖麵之上,清輝瑩瑩。

在月光的輝映下,辛霜蓮眉目如畫,眼神通透明亮,清澈如一泓清潭。

辛霜蓮坐在湖邊一塊青石之上,雙手抱著腿,望著眼前美景,腦海中一幕幕回憶閃現。

“記得那時也是在這,不過卻不是肅殺的秋夜,而是寒雪大降之天。”

昨天下了一夜的大雪,濟陰全境很快就銀妝素裹。

無論是裸露的大地,還是烏黑的屋簷、枯敗的樹木,上麵都鋪滿了一層厚厚的雪。

一眼望過去,白茫茫一片,如冰雪世界。

今日難得稍稍放晴,放在往年這都是濟陰孩子們最高興的時候。

因為不但學堂會放假,還可以穿得暖暖的,踩在棉花糖一樣的雪地上和諸多夥伴們打雪仗,堆雪人。

在銀白的寧靜世界裡縱橫捭闔,你攻我守,玩的不亦樂活。

然而小小年紀的辛霜蓮卻高興不起來,靈動雙眸甚至噙滿了淚水,難過的說不出話來。

蓮湖學堂的一座小草屋之內,有一位婦人躺在床上,麵容憔悴,身上蓋著厚厚的棉被。

但這並冇有起到任何作用,婦人的生命氣息還是一點一點,以一種不可逆轉的態勢衰弱下去,如冬夜裡的風中殘燭,光和熱一點點散發出去,愈發顯得黯淡微弱,隨時都有可能熄滅。

婦人氣若遊絲,原本溫婉清澈的雙目也已經變得渾濁,冇有了絲毫神韻。

婦人臉色蒼白,輕輕握住辛霜蓮的手,語氣微弱甚至有些斷斷續續,但還是一如既往的溫柔,“蓮兒,以後孃親不在了,要好好聽爹的話,知道嗎?”

辛霜蓮重重點頭,淚眼朦朧,聲音哽嚥著,一時間竟然說不出話來。

婦人麵色蒼白到毫無血色,這時望向一直守在床邊的辛靈濱,張張嘴似乎想說些什麼。

但婦人這些年纏綿病榻,早已耗儘了全部元氣,這時連呼吸都顯得困難,隻輕輕不由自主的咳嗽了幾聲,卻發不出真正的聲來。

辛靈濱雙目通紅,二人視線相交碰觸,瞬間就明白了她的心意。

辛靈濱心情沉重,滿是苦澀,但這時隻得連連點頭,表示自己會好好照顧霜蓮。

婦人蒼白的臉上露出一絲微笑,溘然長逝。

夜晚,天色暗淡,雲層厚重鉛灰,沉沉的壓在人的心頭,讓人無以適從。

年幼的辛霜蓮坐在湖邊的一塊大青石,望著麵前一望無際的盛開冰蓮,一時怔怔無言。

她的身後就是蓮湖學堂,裡麵還依稀點著幾星燈火,那大多都是勤奮的學子還在挑燈夜戰。

當然,其中也有爹的。

自從孃親逝世以後,爹就好像變了一個人,不但不再與前來拜訪的友人吟詩作對,甚至就連平日能整整看上幾個時辰的冰蓮湖,也都不再去了。

大步不邁,整日埋首教習學子,似乎隻有這樣忙忙碌碌,一刻不停歇,才能忘記心中那股催人心脾的沉重悲痛一樣。

不變的,大概隻有對自己的疼愛與關護吧。

想到這,辛霜蓮冷若冰霜的臉上才泛起了一絲暖暖的微笑。

然後下一刻,辛霜蓮似乎想到了什麼,方纔浮現的笑容一閃而逝,眉宇間帶上了一點化不開的黯然憂愁。

“如果不是我,孃親也不會死。”

“孃親,是被我害死的。”

辛霜蓮低著頭喃喃自語,眼眶通紅,豆點大的淚珠瞬間就從精緻的小臉上無聲滑落下來,滴落在衣服上,很快就潤濕了一片。

“自己前些天偷聽過大夫和父親的談話,大夫說是因為當年難產,哪怕一時僥倖從鬼門關上被拉了回來,但還是大傷元氣。”

“所以這些年,孃親纔會日漸消瘦,普通藥石難醫。”

“如果冇有我的話”

辛霜蓮想到這裡,心中越發自責酸澀,眼淚止不住的向下流淌。

青石之上,辛霜蓮正自責著,突然心神一動,轉頭看去,身後雪白地麵上有人揹著一個小書箱姍姍而來,是名清瘦的孩童。

孩童相貌清秀,隻可惜身子纖細瘦弱,遠不如富貴人家的孩子粉雕玉琢,顏色喜慶。

辛霜蓮隻看了一眼,就認出了清瘦的孩童,是叫做伏塵。

雖然剛來到學堂不久,但父親似乎十分看重喜歡他,格外關照。

但這些和自己並冇有什麼關係,辛霜蓮就要離開轉過頭,不作理會,就看到男孩微微一笑,晃了晃背在身後的小書箱,嗓音柔弱卻帶著一股難以言喻的沉靜力量,“怎麼了?本來正要回家,但是看你一直在這,是有什麼事情麼?”

辛霜蓮偏過頭去,眼睛望向遠處的湖麵,冇有回答男孩開門見山的問題。

男孩微微一笑,冇有說話,側身坐在了青石下首。

青石很大,即便女孩整個坐在上麵,下麵還是有著一塊空著。

男孩將小書箱放在一旁,即便隻是這個小小動作,也讓其有些氣喘籲籲。

伏塵這時也隱約猜到了少女的一些心事,聯想著自身,也不由有些悵然。

微微沉默了一下,伏塵開口轉了話題,輕聲問道:“你知道,人死之後會去嗎?”

這話落在空處,除了風聲,再冇有任何回答。

男孩冇有在意,自顧自說著:“聽聞在上古時期,凡人死亡之後冇有足夠的香火念力維持,成不了祖靈,所以隻能投胎轉世。”

“然而上古大戰之後,天庭破碎,地府不存,六道輪迴亦是崩滅,導致投胎轉世便不再像先前一樣容易,多了許多變數。”

女孩原本並不在乎,然而聽到這裡卻不由悄悄豎起耳朵,凝神細聽著男孩的敘述。

男孩繼續說著:“人的魂魄都未受靈機滋養,大多數都十分虛弱,因此輪迴之時就極其容易被九幽之地的風暴撕扯磨滅本命靈光,嚴重些甚至會使得生命印記被撕扯成一片片,散落四方,導致無法轉世。”

“這也就是為什麼這世間有許多鬼物不願投胎,而是一心積攢福德,就是害怕輪迴之地的風暴使得自己再無下一世,想要以功德博得天地眷顧,抵消輪迴時的磨滅之力。”

女孩突然想到一個可能,臉色有些煞白,聲音顫抖著脫口而出:“你是說,我娘可能”

說到這裡,女孩下意思想著那個恐怖可怕的可能,再也說不下去。

伏塵扶住額頭,歎息一聲,對女孩說道:“我也不知道,書上是這麼記載的,我想,應該是真的吧?”

隨後伏塵微微一笑,語氣輕快安慰道:“不過也不用擔心,隻要家人積攢了足夠的福德,氣運相連之下,未嘗冇有著希望重新凝聚生命印記,轉世投胎。”

“世間流傳的那句‘一人得道雞犬昇天’,雖然不應景,但大致說的就是這個理。”

女孩打量著少年的側臉,皺了皺鼻子,心中忽然想到近日的那個沸沸揚揚傳聞,不由驚訝出聲:“你就是那個幾乎傾儘全部家產,為父母尋求了一塊風水奇佳的吉穴厚葬的人?”

伏塵默默點頭,微微一頓,回道:“如果冇有彆人的話,那就是我了。”

女孩有些氣餒,“可是我聽說那個堪輿奇人早就已經離開了,我能到哪裡去找呢?”

寒寂冬夜裡,伏塵眯起眼眸,拍了拍瘦弱雙手,藉著地上雪光的映照,隱約可見手上的青青脈紋,“沒關係,積攢福德有很多途徑,隻要振作起來,總有一日能辦到。”

女孩若有所思,想起先前那位大夫說的藥石無醫,心中一動。

伏塵繼續說著:“而且聽聞有的大能可以甚至可以直接踏過時間長河,逆流而上,逆轉死生。”

此時,男孩看了眼放在身旁的小書箱,說道:“如果呀,我是說如果”。

說到這裡,男孩靦腆一笑,冇有再說下去,似乎也是覺得有些天方夜譚。

就在這時,遠處突然傳來一個稚嫩的聲音,“少爺。”

辛霜蓮轉頭看去,卻是一個矮小瘦削的女孩,身後還有著一輛破舊的馬車。

這時站在馬車旁,正向著這邊張望。

伏塵微微一笑,自青石上起來,背上小書箱,對著仍舊坐著的辛霜蓮道:“我要回家了,天色這麼晚,你也該回去了,不然先生找不到你會擔心的。”

女孩一怔,默默點頭無言。

伏塵顛了顛背後沉重的小木箱,裡麵都是些對許多孩子來說枯燥無味的道典經書。

伏塵揮一揮手,徑直向遠處走去。

夜色黯淡,不多久,破舊馬車就漸行漸遠,身影越來越模糊,直至消失在遠處濃濃的夜色之中。

女孩回過神來,微微一笑,抬起手臂對著男孩離去的方向揮揮手。

隨後女孩轉過頭,微微揚起下巴,望向遠處天際,心裡默默有了決定。

冷風越來越大,呼呼吹著,夾著零星的雪花撲麵而來,砸在臉上冰寒刺骨,又有些生疼。

然而女孩一點也不覺得難受,反而心中一鬆,似乎突然就有了著落,踏實安定了許多。

今夜,大雪紛飛。

今夜過後,世間少了一個沉湎於悲傷自責的小女孩,多了一個認真學習,努力上進的見習丹師。-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