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飄天文學 > 其他 > 紫薇天帝 > 第三十七章 火樹銀花

紫薇天帝 第三十七章 火樹銀花

作者:白首青山邪 分類:其他 更新時間:2022-05-14 19:58:41

-

此時,天陰陰沉,黑得幽深。

檀香嫋嫋,豆焰點點,火把無聲燃著,將三人的影子投在牆上,寂寂搖曳。

老者心思潮湧,表情陰晴不定,目光一閃,仔細盯著兩人,陰陰中就帶了點肅殺之氣。

“陰陽糾纏,亂為一麻。”伏塵毫不畏懼盯著老者凜然的雙眼,語氣淡然。

老者眼神一凝,說道:“看來公子的確是知道一些。”

老者心中有些急切,但還是按捺住了此時雜亂的心緒,心裡思量一番,轉眼就恢複了常態,款款回答著:“今夜來此自是為了敬神上香。”

“神已不存,神廟亦是荒廢日久,老先生為何還要來此上香?”伏塵皺了皺眉,有些困惑。

老者輕聲道:“身為守廟人一脈,自是需時時上奉,不敢或忘。”

伏塵點頭恍然,但還是問了一個問題,“既是守廟人,那赤焰馬,老先生又是從何而得?”

“罷了。”老者沉默片刻,後灑然一笑,“既你們想知道其中委婉,那我就告訴你們吧,這本也不是什麼見不得人的秘密事。”

“你們既是童生,通禮製法度,那都應當知道守廟人吧?”老者眯起眼睛,抬頭凝視廟中早已傾塌的神像,緩緩問道。

“按神道禮製,一廟必有廟祝,領管香添火之責。”

唐福祿看著老者氣勢緩和下來,空洞冰寒的雙眼也平和許多,心中頓時如釋重負,點點頭繼續說著:“其與神靈關係極為密切,甚至可借得神靈一絲威嚴,承神靈一線香火功德恩澤,因其有著日夜守護神廟之責,故而民間又稱其為守廟人。”

“不錯,這就是守廟人。”老者點頭讚同,“那赤焰馬是我發配充軍所得。”

“昔年無知,雖說身為守廟人一脈,平安有福,衣食無憂,但我卻不願和曆代先祖一樣守著這小小神廟度過一生。”

老者說到這,看著神廟四處隱約的煙燻火燎痕跡,有些無奈感慨。

“也許是上天對我心不在此的懲罰吧,我夜間守廟時燭火翻倒,我卻因喝酒誤事,醉而不醒,冇能及時撲滅火苗。”

“幸好我兒及時趕到,才免去神廟被毀於一炬,但神廟卻也已經被燒燬了大半。”老者歎了口氣,“為此我被官府問罪,發配充軍,入了定州罪囚軍。”

老者說道這裡,自嘲一笑,微微眯著的眼似乎藏著一點火光,默默無聲地劇烈燃燒著。

“似乎是有著神靈的冥冥庇佑,三十年來浴血沙場,刀光劍影,雖數次瀕死,卻終究還是挺了過來,最後慢慢累功被提拔入了黑旗軍赤焰營,前些日子才得以退伍還鄉。”

伏塵聽了越發有些糊塗不清,不由問著:“神廟起火,神靈自會預警,哪怕有著律令法條,勒令神靈等閒不得化靈顯聖,但非常時行非常事,這等關頭,神力稍稍顯露,又何以至此?”

“莫非這神靈有著什麼問題?”

老者搖頭苦笑一聲,白髮飄動,“我也不知,雖說守廟人與神靈一向聯絡緊密,但我這一脈所供奉的神靈卻從未顯靈托夢過。”

“據祖輩那裡隱約流傳下來的一些片言隻字,當初似乎是官府直接封敕,建了這座小廟,並讓先祖擔任守廟人,供香點火,延續千年。”

“那老先生你這……”唐福祿這時看著老者滿頭的滄桑白髮,不由奇怪,不過三十年充軍,按理說不該如此蒼老纔是。

老者苦笑一聲,出言解釋道:“軍中行伍,難免受傷流血,我又急功近利,強行修行練功,這是催發生命氣機所致。”

“因僥倖步入了天人境,所以現在尚還能苟全性命,留得餘身。”老者頓了一下,言語中帶著淡淡的自傲。

老者頓了一頓,有些惆悵的說著:“當我回來的時候,已是物是人非了,不知為何,神廟並未重建,我兒也早死,隻留下一個孫兒,大病纏身。”

說到這,一陣冷風忽從身邊刮過,帶來幾分冷冽寒意。

老者看了看伏塵,笑著說:“不是兒子,是孫子,隻不過,所說病症倒是大致無誤。”

伏塵尷尬一笑,心中震動,不由暗道慚愧,這是誰以訛傳訛傳來的訊息,差點誤我。

“之前公子說能救治我家彘兒,不知是真是假?”老者仔細盯著伏塵看了一會,認真問道。

“讓我看看,應有幾分把握。”伏塵心裡一凜,生出寒意,當下卻不遲疑,平靜說著。

“那好,若能治好,哪怕隻是說出一二緣由來,我朱鐵崖亦感激涕零,必定奉上綿薄之禮以全心意。”老者沉聲說著。

“但若不然,兩位是我大周童生,我不會為難你們,但此處多有不便,到時也請兩位儘早下山。”

伏塵點點頭,臉上顯露笑容,毫不在意的輕鬆說著:“還請老先生帶路。”

若是救治,自己還無萬分把握,但隻是說出一二緣由來,不說有著前世為此事尋獲的記憶背書,就是自己風雨多年,所見所聞不計其數,也不虞會一無所知,說不出個所以然來。

說到這裡,三人再不言語,當下都是出廟,在老者朱鐵崖的指引下,繞過神廟向後行去。

正走著,這時天穹上忽然陰雲密佈,一個閃電橫空,震耳欲聾的驚雷炸響,就將四周照得雪亮。

伏塵轉頭一看,就見著一顆異常高大挺拔的槐樹寂寂立在神廟後,樹身不動如山。

滾滾雷聲中,又有著陣陣大風颳過,隻聽伴著鬼哭狼嚎的心悸聲,樹葉嘩嘩,枝椏亂舞,卻始終不見有一片葉落。

“那早已枯死很多年了。”這時朱鐵崖回頭看見正望著老槐陷入怔怔中的伏塵,不禁停下來開口說道。

“我先前看了下,至少有十多年的光景了。”朱鐵崖頓了一頓,又繼續感慨說著,“滄海桑田,三十年過去,這裡幾乎一切都變了。”

這時唐福祿也停了下來,眨了眨眼睛,看著伏塵兩人都是不動,不由開口喊著:“塵哥兒,快走吧,大雨馬上就要落下來了。”

這時伏塵也回過神來,冷冷一笑,擺動大袖,就跟著消失在漆黑夜幕中。

一點波瀾後又恢複平靜,隻有句喃喃自語似還擲在原處。

“預兆初顯,火樹銀花嗎?”-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