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飄天文學 > 其他 > 紫薇天帝 > 第四章 伐樹得寶

紫薇天帝 第四章 伐樹得寶

作者:白首青山邪 分類:其他 更新時間:2022-05-14 19:58:41

-

天青如洗。

山中,峭壁高崖,深穀幽幽。

伏塵四下打量,老道身死,幻像自然消解,哪裡還有什麼深洞泉流。

放眼望去,隻有一株楓樹自斜坡生出,虯曲如龍。

根紮石中,高有三丈,通體血紅。枝葉細細密密若龍鱗,道紋儼然,千姿百態,勾勒成畫。

輕風一吹,碎影搖動,玉音脆脆。

天光映照之下,血色光華氤氳流轉,隱隱欲滴。

血色楓樹靈智雖消,但本能尚存。

伏塵移步走上前去,血色楓樹感應到伏塵殺機,枝葉不禁輕輕抖動,發出嘩嘩聲,如泣如訴,似在求饒。

伏塵眉毛一揚,有些歎息,喃喃自語道:“今日你求我放過你,但異地處之,難道你會放過我嗎?”

沉默良久,隨即定了定神,灑然一笑,“生死爭命,你輸了,就是輸了。”

不再遲疑,找著當年雷劈留下的裂痕,周圍還有燒焦的痕跡。

伏塵循著縫隙,劍光一閃,隨心而動,一劍刺入。

劍是前身父親留下來的,秀纔是國家之“士”,有掛劍之權,官方賜下佩劍,以示身份。

大周好武崇文,不禁刀兵,允許持有弓箭,但在城裡弓箭必須下弦,禁止用弩,特彆是強弩。

例如墨家研製的誅妖滅魔弩等軍用強弩,一旦私藏被髮現,就是滿門誅絕的重罪,除此之外便再也冇有任何限製。

劍本來隻是普通的雲紋鋼劍,但是由官府賜下,自是沾染了一絲帝國天朝的人道堂皇之氣。

又隨身常伴著秀才左右,久經浩然文氣的熏陶,因而漸漸有了些許神異。

其性最是剋製妖魔鬼怪,魑魅魍魎。

隱隱白光閃現,“嘶嘶”聲響,筆直的劍身深深插入樹體。

伏塵將其猛然拔出,劍身上的精美花紋已經被磨滅,其上佈滿裂痕,如同曆經了千年歲月時光的洗禮。

這劍寒光不再,老舊磨損,卻是已經損壞了。

與此同時,血色楓樹猶如被榨乾了體內的所有水分。

樹皮乾燥枯裂,內部傳來隱隱雷震之聲,隨後又發出哢哢崩裂的聲響。

似乎是這一劍點燃了導火索,導致火楓樹再也無法壓下體內蘊藏的雷火之氣。

樹體無火自燃,寸寸碎裂成屑,散發著濃重的焦火氣。燒的很快,轉息間血色楓樹就化為了黑色的灰燼。

風隻一吹,灰燼便都一同飄散消逝了,隻在原地留下了一個拇指大小的血色珠子。

血珠晶瑩剔透,溫潤純粹。珠體表麵殷紅血色流轉,散發出濃烈的血香,沁人心腑。

這,便是此行的最大收穫了,祝融精血!

伏塵拾起血珠,血珠紅光氤氳,握在手中暖暖,然而此刻心下卻有些冰涼,覺著一陣寒意。

伏塵垂首不語,心神激盪,一時有些怔怔悵然。

“苦恨年年壓金線,為他人作嫁衣裳。”

血楓億萬年的日夜積累毀於旦夕,苦苦修行終了還是成為他人腳下踏石。

人同此心,心同此理。

伏塵突有一種難以描述的慨歎和悲哀,天意茫茫,天數渺渺。

道途之中,因果命運交纏之下自有無量劫難臨身。

劫難無數,有天劫,有地劫,有人劫,有心劫,有魔劫……

修道者每行一步,都需克服這重重的坎坷磨難。

層層關鎖層層阻,步履維艱,半步踏錯不得。

漫漫長生路,古往今來,多少英雄豪傑,天縱奇才,驚才絕豔者,回頭看,最後又有幾人能走到儘頭?

蒼天之下,橫貫古今,隻有走過的人纔會知道這條道路究竟是何其險,何其艱,何其難!

長風烈烈吹過,伏塵恍然驚醒,淡淡自嘲一笑,眉目銳利,有些領悟。

將手中的瑩瑩一點血珠放入玉瓶中遮掩了氣息,長袖一揮,冇入了林中。

“竹杖芒鞋輕勝馬,誰怕?一蓑煙雨任平生。”

前路再是困難又如何,何須畏首畏尾。

大丈夫自當乘風萬裡,急流勇進,蹈鋒飲血,奮起而殺!

我,自行我道!

…………

下了山,這時夜幕降臨,天已經黑了,牛車也早就先行迴轉了。

弦月皎潔,清輝普照,白霜鋪地,四周有些冷清。

翻過一座小山丘,就可以看見一條河。

這條河名叫小清河,發源於龍河府內大江——怒江,蜿蜒東來,在火楓山折而向南,是它的諸多支脈河流之一。

河水清澈怡人,安靜流淌,乃是濟陰縣內的第一大河。

沿著小清河,冇走多久,就見著了一個渡口,旁邊還種著排排古柳。

一條白篷船,還侯在原地,這是上山之前就與船家說好的。

這種白篷船的船身兩頭尖翹,船舶覆蓋著半圓形的船篷。

篷用竹片編成,中夾竹籬,上塗桐油清漆。

船身老舊,卻隱隱帶有光澤,這是船身數十年浸水所形成的保護色。

伏塵上了白篷小船,船家揮漿,蕩起層層細浪,打破了沉沉寂靜。

很快小船就駛離了碼頭,緩緩滑動,飄向夜色深處。

一路順風順水,十分舒適平穩。

船艙裡光線很暗,隻有一盞固定在桌上的油燈,發出了幽幽暗暗的光。

桌上有些米飯,還有一盆魚,用料雖簡單,但卻極鮮美。魚片嫩黃爽滑,魚湯色白如乳,是船家剛端進來的。

魚湯還很是滾熱,伏塵將濃鬱的湯汁澆在飯上,味道很是不錯。

靠山吃山,靠水吃水,累世經年之下人們總是能夠積累出許多生活的經驗與技巧。

船頭微微沉漾,平靜的水麵頓時蕩起陣陣漣漪,向著四周擴散開來。

月光的映照下之下波光粼粼,靜謐安詳。一路前行,不知道過了多久。

等縣城的輪廓在視野裡出現的時候,已經是深夜了。

待靠近了碼頭,船家泊好船,伏塵付了最後一部分船資,縱身一躍就從船上下來,踏上了岸。

濟陰縣城並不實行宵禁,因而此時進出無阻。

穿過兩重城門,就是大街。

濟陰縣在帝國雖隻是個北方小縣城,但人口也有數十萬之多。

因而長街筆直,寬達三十步,並不顯狹小。

街道兩邊店肆林立,開著酒館,茶樓,當鋪,作坊。

臨街的屋簷高高低低交疊在一起,鱗次櫛比。

已是深夜,所以路邊並冇有多少人。

遙遙望去,隻有稀疏兩三點燭光不滅,那是正在通宵營業的酒樓妓館。

大街連著小巷,南邊小巷兩邊是破舊古樸的長滿青苔的平民院落的院牆,有些院牆上還鋪陳著密密麻麻的青褐藤蔓。

北邊小巷則多是深宅大院,綠瓦紅牆,飛簷突兀橫出,金鋪屈曲,門口鎮著石獅。

濟陰縣南貧北貴,居住在城南的大多是貧苦或中人之家,城北則多被富紳豪貴盤踞。

以前伏塵住在城北,後來父母離世,伏塵也就賣掉了房子,同三三一同搬回了城南老宅。

烏雲遮住了星月,街道漆黑而又寂靜。

伏塵提著燈籠,燈火微弱,身子大半隱在重重黑暗之中,模糊看不清神情。

耳邊遠遠傳來巡夜更夫的竹梆鑼聲,隱隱約約,若有若無。

伏塵一路前行,很快就來到門前,但還冇來得及敲門,三三就從門後閃了出來。

似乎是一直等候在那裡,三三一看見伏塵,就立刻紅了眼圈,三步並作兩步跑了出來,撲進伏塵懷裡。

“少爺……”少女擔心卸下,眼中微微模糊,有些激動欣喜。

兩人朝夕相處,以前從冇離開過彼此這麼久,自是戀戀,心裡放心不下。

“好了好了,我冇事的。”伏塵歎了口氣,眼神變得柔和。

“不是說了麼?晚上就會回來的。”伏塵輕輕拍著少女纖弱的背說道。

“可是,我……我心裡還是有點害怕……”三三低著頭,帶著些哭腔,聲音哽咽,弱弱說道。

伏塵轉頭看著她柔弱的情態,沉默一下,有些怔怔。

誰又能想到,這個柔弱的少女日後會為了自己而變得怎樣的勇敢與堅強?

伏塵暗暗想著,微微一歎,心裡百味陳雜,說不出是什麼滋味。

“冇事的,不要擔心。”伏塵感覺著少女心事,輕聲緩緩安慰。

三三咬著唇,似乎有點不好意思,但隨後又漸漸緩和,似乎沉醉其中。

“夜深了,回去休息罷。”伏塵說著,五指收攏,緊緊握著三三柔嫩的手邁進了家門。

門外,寒風吹來,嗚嗚聲中在院中捲起幾片落葉。-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