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飄天文學 > 其他 > 紫薇天帝 > 第五十四章 殺機暗藏

紫薇天帝 第五十四章 殺機暗藏

作者:白首青山邪 分類:其他 更新時間:2022-05-14 19:58:41

-

茶香渺渺,檀香嫋嫋,兩者此時混雜在一起,有種奇異的讓人心安的淡淡幽香。

房內一下安靜了下來,連窗外的風雨聲都顯得稀稀落落起來。

過了片刻,孫文放下茶杯,笑了笑,道:“罷了,先不說這個,除此之外,其實還是有著彆的事。”

“哦?”道人有些疑惑,手指輕輕摩挲著青瓷製鐘形杯,不由出聲問著:“那是何事?”

孫文聲音輕快,顯是此時心情也是不錯:“大周允建宗門的資格文書已經有眉目了。”

話音一落,餐霞道人念頭電閃,心裡就跳動一下,直直怔得呆呆,有些不可置信:“真的麼?”

道人一邊情不自禁說著,一邊清亮無比的眼睛內精光就是一閃,凜然生出不可侵犯之威。

孫文微微一笑,冇有在意他的激動失措,“不錯,若無意外,這些時日運轉一二就可得來。”

“十幾年時光,付出近乎全家積蓄,外加無數香火情,才得來這麼一個機會,實在是殊為不易啊。”說到這,孫文有些感慨,目光幽幽,盯著眼前道人,不由一歎。

道人心中一凜,麪皮抽動一下,就連忙站起來,深深一禮說著:“大人恩情,貧道永世難忘,日後必唯大人馬首是瞻。”

孫文連忙起身將道人扶起,嗬嗬一笑,聲音轉柔,“道長嚴重了,嚴重了。”

說罷,頓了一頓,誠懇說道:“你若為一宗祖師,必可享宗門香火功德而得長生,日後我若是謀得一方神位,你我還得守望相助,互相扶持纔是。”

道人微微一笑,緩緩出言表露心跡:“此次全賴大人之助,餐霞必不忘也。”

這時說著,就不由有些感慨:“大人也知,我原先宗門雖無征戰殺伐之威,但法門卻自有妙用,因而也憑此而享得一諸侯國供奉,雖說隻是個小小的子國,但憑藉著國君皇室的器重,道脈還是生活的不錯。”

道人眼神一下恍惚,似乎回到了那段無憂無慮,每日純修悟道的日子,“雖不說蒸蒸日上,威名遠播,但也無道統斷脈之虞,甚至有著漸漸興盛之勢。”

“但自那位有一統宇內,混一天下之心的帝王稱帝之後,大秦就連年征伐,破國併吞。覆巢之下,焉有完卵,我宗門因此也被波及,與國同亡,一齊被覆滅,隻剩下我這個不成才的弟子逃了出來,苟延殘喘至今。”

說到這裡,道人眼眶一紅,淚水就不由落了下來,“餐霞,餐霞,我如何敢忘宗門之名?以此為名,便是要日夜督促我身負著重建宗門之責,一刻一息都要銘記在心,不敢或忘!”

孫文聽了怔怔,一時沉默,良久才歎著:“那位確是雄才大略,若非後麵其餘諸國都是惶恐,合縱抗衡,又有著諸子百家聖人牽製,怕是征戰還是不休。”

道人扶著桌子,痛聲說道:“生於宗門,養於宗門,最後卻無能為力,隻能眼見得凶厲兵士攻破山門,師傅長輩,師兄姐弟儘皆慘死,實在是痛貫心肝,悲不能言。”

“那時我尚還年幼,未曾出山,並未在外掛名,所以才讓我承繼香火,以傳後代。”

說到這,道人眼中凶光一閃,恨聲道:“若非為道脈計,我必不與之甘休!”

孫文聽了不由微微變色,歎了口氣,不由勸道:“雖這裡是大周疆域,但聖威莫測,遍及周宇,道兄還當慎言纔是。”

道人聞得此言,心中突是一凜,如同一盆冰水澆在身上,不由一寒。

身子一頹,就倒在椅間,歎息一聲,苦笑說著:“我雖自負天資不錯,但這些年來,都在為重建宗門而奔波,全部身家也都投了進去,供給修煉的資源寥寥無幾,憑著以前的底子才勉力修到瞭如今境界。”

餐霞道人一邊喃喃說著,一邊雙手就不由輕輕撫過了鬢角的白髮和眼角皺紋,心底一顫,“再想前進一步,憑藉著這被透支乾淨的身體怕是無望了。”

“此生,隻盼能得大周封敕允許,擇一靈氣尚可之地,再立宗門,以保宗門道統不失,不負先師宗門遺命即可。”

孫文開始時還不動聲色,這時越發聽到後麵,就越發動容,不由出言說著:“道兄隻要立了宗門,死後亦可為一派祖靈,徐徐積累功德氣運,哪怕轉世投胎,未來未嘗冇有得道長生的機會。”

餐霞道人慢慢醒過神來,吐出一口濁氣,笑了笑,就說著:“但願事隨人願吧。”

孫文將手中茶水一飲而儘,起身踱步至視窗,悵悵望著外麵的瀟瀟風雨,神色肅穆。

房內一時沉默,過了許久,孫文幽幽的聲音才響了起來,“關於我兒一事,如今也有了一些變化,這時還需道兄斟酌一二。”

孫文說完,就移步到道人身前,自袖中取出一張人物卷宗遞給道人。

道人伸手接過,展開一看,就不由疑惑出聲:“伏塵?”

孫文略一點首,說著:“我觀這少年生運起伏,似是而非,頗有些古怪之處,故而想與道長相商,看其是否亦是大運之人。”

道人聽了就皺了皺眉,將履曆看完就輕聲問著:“先前尋遍諸縣,不是才選好那個天生福祿的唐家少年嗎?為何突然要改?”

孫文歎息起來,麵容上略有憂色:“之前你也望過,結果如何?”

道人沉吟少許,定了定神,回想說道:“是個大有福運之人,隻是其滔滔福運之內卻似乎有著什麼東西蘊藏其中,隱隱傳來一股吞吸之力,攪動這周身氣運,我也看不真切。”

孫文踱著步,腳步卻悄無聲息:“唐家確是有著許多神秘之處,為了盛兒,我纔不惜冒著風險,若現今有著更好選擇,何不?”

道人揉了揉眉心,有些頭疼,“可奪運嫁接之事非同小可,有傷天和,先前籌謀十載,緩緩佈局,潛移默化之下我才與之結下眾多因果,可在施術之時與我抵消些許反噬,避免損了太多功德。”

孫文垂下眼瞼,麵上帶著殺氣,冷聲說著:“這我也知,不過其於我兒婚事是一阻攔,大周法網之下,我亦是不敢對一縣首元直接下手,隻有用著那秘法,才能神不知鬼不覺,緩緩消磨蠶食其氣運,殺人於無形之中。”

一陣沉默之後,道人心中輕輕一歎,但想著先前的立派承諾還是隻能應下,於是說著:“那好,我先去望下那少年氣運,若是可以,那就依你所言。”

孫文頓時大喜,深深一禮,懇切說著:“多謝道兄!”

這時,窗外濃重黑雲下打了一個亮閃,照亮了兩人臉龐。

雨倏忽就下的大了,蒼蒼茫茫的雨幕之中,殺機暗藏。-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